我只想给自己一个名字,再给自己一个江湖。

这一年

去年年底总结,旧文搬运
————————————————————————————————————

       如果不是身边的同学纷纷念叨着该抢票了,我根本不会意识到2016即将成为回忆。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离2016年的结尾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可这一年发生的各种大事小情却还深深浅浅地漂浮在我脑海里。简直熟悉得就像发生在昨天。
        这一年我上了大学。这是我人生的历史性改革。在我的印象里,大学还是个很遥远陌生的词。然而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真实出现在了我的前路上。今年四月我参加了誓师大会,后来在卷子、卷子、卷子与卷子的连番夹击中摸爬滚打地烈火中永生。这一年我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二三模,这一年我还高考了,这一年我还享受了人生中最完美的以吃喝玩乐为主要行动准则的没有作业没有补课也没有提前班的完美暑假。这一年我背起行囊,告别了旧朋友,离开了北方来到了无论是气候条件风土人情还是饮食都与之截然相反的祖国大陆最南端,认识了新的人,开启了又一段精彩的人生。这样想来,高三似乎离我非常遥远,但这些确确实实都是这一年发生的事。
        这一年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生活”的含义。在南方,气候的变化规律与北方截然相反,你刚刚把冬衣从箱子里拿出来,和煦的阳光就提醒着你永远都别想让夏衣一劳永逸;人们嘴里讲着各种难以辨认的方言,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注定不会让你听懂。连电视里也是这样,假如有字幕还好,没有字幕的时候连电视节目也变得如同高数一样望而不及;饮食习惯也不同,一些以前压根没吃过的东西现在成群结队地出现,成为你必须适应的一部分。但我学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是“如何生活”。只有脱离了家庭的独立才是真正的独立,一切隐藏在家庭呵护下的技能残缺都将在此刻暴露无遗。洗衣服、打包行李、搬宿舍、社团活动、学习、功课、兼职……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你,这一年,是你成人的开始。
        这一年,我过上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跌跌撞撞,起起跌跌,却从未脱轨。
        麻烦总是与欢乐并存,就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这一年,J.K.Rowing的“哈利·波特”前传——《神奇动物在哪里》上映,我第一次参加了同城哈迷组织的活动。和大家一起穿着袍子坐在电影院里,回味陪伴了自己一整个青春的魔法世界。我至今还记得最后一部《死亡圣器》上映时我内心巨大的失落感,那种感觉就像是梦醒了,你知道那个美好的世界,可你没有继续下去的机会。然而Rowing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们,魔法永不结束,只要你想,你与魔法同在。
         这一年我尝试了之前一直望而生畏的大型武侠游戏,在虚拟的世界里游山戏水,逍遥江湖。江湖何在?江湖无处不在,只看你是否有一颗逍遥之心。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我都是侠者。
        这一年我参加了由女权主义者们组织的剧本朗读活动。我们用自己的感情朗读那些勇敢的,鲜活的,飞扬的句子,向所有人宣告我们爱我们的身体,我们反对性别刻板效应,我们相信每一份爱都值得被祝福,我们包容每个人内心对性的选择。我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它们分布在世界各地,用国语,英语,泰语,韩语,日语和其他许许多多的语言朗诵我们内心的声音。明日之光终会升起,只要我们发声,这声音终有一天会传到世界的每个角落。我深信不疑,并为此而自豪!
        这一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但归结起来,这些事情都被时光的飞轮旋转,缠结,粘合,最终流淌入2016的末尾。又是一年过去了,接下来还有更多的“这一年”。这一年,那一年,停停走走又是一年。那么,在即将开启的新纪元,又会给我带来怎样的人生?赢得现在的,是现实主义者。而赢得未来的,是超现实主义者。所有着眼于未来的人,尽力于幻想明天的人,相信前方彼岸的人,都是伟大的超现实主义者。我们斟酒,我们庆贺,我们碰杯。我们回忆这一年,并寄予祝福给我们的未来。既已如此,终将如此。干杯!

评论 ( 2 )
热度 ( 1 )

© 叶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