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亲切交谈了一阵,又一次回忆过去的那些日子。 这时,我们的俘虏想挣脱出来,结果还是徒劳。当我们两人向汽车走去的时候,福尔摩斯指着身后月光下的大海,深有所思地摇了摇头。“要刮东风了,华生。 ”
  “我看不会,福尔摩斯。很暖和嘛。 ”
  “华生老兄!你真是多变的时代里固定不变的时刻。会刮东风的。这种风在英国还从来没有刮过。这股风会很冷,很厉害,华生。这阵风刮来,我们好多人可能就会凋谢。但这依然是上帝的风。风暴过去后,更加纯洁、更加美好、更加强大的国土将屹立在阳光之下。华生,开车,该是我们上路的时候了。我还有一张五百镑的支票要赶快去兑现,因为开票人要是能停付的话,他是会停付的。"

评论(1)
热度(4)
© 柯溪澎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