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返咗嚟了,大哥。”
“做兄弟嘅,冇得下手啊!”
“你点解要返嚟呀?”
“对手系你,我毫无遗憾。”
“有命令嚟,你要死。”

…………

「你注定系一只,畀束缚嘅狗!」

【这是原来《刺客组织日常》发展到现在的我的脑内剧情走向。猜猜哪个是“我”?】

评论
热度(5)
© 柯溪澎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