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面(刺客组织日常系列/有私设/一发完)

 

 

 

  人生有三面。

  洗三面,接三面,福寿绵绵又三面。龙须苒袅三千尺,鹤算恒昌八百年。

  中间那三面,就是长寿面。

  在我以前的家乡,每到人过生日的时候,都会吃上一碗长寿面。热气蒸腾中,寿星挑起一缕细面,而我们就在旁边围成一圈,拍着手唱:

  “恭祝你福寿与天齐

   庆贺你生辰快乐

   年年都有今日

   岁岁都有今朝

   恭喜你

   恭喜你

   ……”

 

  但那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回忆了。我是玄武国刺客排行榜上前十名的刺客,自从我做了刺客,就再也没吃过长寿面。

  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做刺客的,风里来血里去,天天以命相博,保不准哪天就光荣殉职了,还吃什么长寿面?刺客是个高风险职业,早已与长寿二字无缘。大家甚至连生日都不愿提起。干这行的,哪有生日?都是暗影。

  但唯有一个人,他的生日绝不会被错过。那就是柒哥,我们的首席。

  首席的生日是特别要大操大办的,会摆很大的筵席,请很多玄武国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齐聚一堂,歌舞升平。很大概率上说是首领策划的,首领特别热衷于包办这事。

  因为对他来说,首席不仅是刺客组织的门面,也是他的门面。

 

  于是在这个秋膘未厚却已入冬的鬼季节里,柒哥的生日宴会如期举办。来了不少人,除了各路刺客组织的刺客就是玄武国的高层权贵。我其实有点奇怪,一个刺客组织,高密度恐怖分子聚集地,请别的组织的刺客也就罢了为啥高层权贵还能请来,难道不是该避着他们吗?这个时候我睿智的好朋友祖佛——唉太久没写他连输入法都弹不出他的名字了——就又发表他的高谈阔论了:

  “天大地大,比不过首领的面子大。”他眯起眼睛,“而且那些权贵你以为就完全是敌对的?……我们的金主有时候往往就是那帮权贵。”

  “所以首领请他们他们当然得来,这叫政治交流。”我若有所思。祖佛打了个响指,“对。恭喜你开悟了。”

  我叹了口气:“果然,越是高层就越是黑白不分家。”

 

  盛宴之时,我们站在台下的人群里,看台上的主角。

  平常阴恻恻的大殿此刻却金碧堂皇。首领张开双臂,俯瞰全场。他说:“为我玄武国的暗影刺客首席献上贺礼!”于是随着珍宝礼盒的呈上,整齐划一的声音贯注全场。

  “恭祝首席生辰!首席千岁千岁千千岁!”

  我悄悄抬头看柒哥。只见他拿着他那从不离身的配刀,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

 

 

  ……

 

  仪式过后,宴席上气氛十分热闹。端着酒杯来来回回敬酒的,抱着琵琶奏乐的,还有借机会搭讪的,应有尽有。首领坐在高堂上,捋着他没几根的白胡子,笑呵呵地跟一个裹着华服的球唠得正欢。我捅捅身边的祖佛:“哎,首席去哪了?”祖佛环视了一下全场,“没看到。你找他干嘛?”

  “今天是他的生日,作为朋友不是应该单独祝贺他么。”我一边探头寻找首席的踪迹,一边解释。“……别傻了。”祖佛的脸阴下来,“只不过能说上几句话而已你还真以为……”“啊找到了!”我锁定大殿里一处偏僻的角落。“少上纲上线了,祖佛。这种时候就有点人情味吧。”我回过头看着他,“……而且别把我当小孩子。我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也不是一路蹦蹦跳跳走过来的。”

 

 

  柒哥背对着我们,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首席?”我轻轻叫他。他的背影一言不发。

  也是,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宴会,可却谁都没有注意到他。我叹了口气。

  “生-辰-快-乐。”我说。“之唔过我冇乜野钱,摞唔出礼物送你。”

  没有回应。我盯着柒哥的后脑勺。白月冷光从半开的窗子斜斜地刺进来。宴会很喧闹,而我们这里却如同寂静无声。我艰难地斟酌着词汇:“话俾我……”

  “嗯?”柒哥突然回过头来,我陡然一惊脑袋差点没撞上坐我后面的祖佛的鼻子。肇事者一副不明就里的模样,腮帮子鼓起来嘴里还叼着半根香肠。

  ……所以你刚才不回我是因为腾不出嘴是吗?!?

  “我在数梅花。”他说。

  我扶额,“首席你刚才听我说啥了么。”“听到咗,我唔需要礼物。”首席甩了我一眼神之后回过头继续嚼他的香肠。“别了吧……还是有礼物好一点……”我局促不安起来。送什么呢?有什么能是现成的可以送出去的东西?虽然他说他不需要礼物,但我此刻却在开始期待,如果真的收到来自同僚的礼物,他会是什么反应?

  “有礼物。”祖佛突然说。

  听到这话的我们不约而同看向他。“……诶?”我的背后出现冷汗。祖佛你在说什么??你哪来的礼物工资不是都被你拿去买六合彩败光了吗你个扑街!

  “不过得等一会。”祖佛说着起身,“喂,走了。”“啊走……去哪里?”“当然是去拿礼物啊,”祖佛拽着我胳膊,“不然去逛商场啊?”

  柒哥还坐在那里,我只能扭头喊他:“我们去拿礼物,你不要走开哦!”

  也不知他理没理解。

  祖佛最后把我拉到的竟然是厨房。“看什么,礼物啊!”见我还是一头雾水,他眉毛都要拧成中国结了:“我真的怀疑你是怎么进前十的,现成的礼物,不懂吗?”

  ——哦哦!!我终于恍然大悟。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现成的礼物不是就在这里吗?祖佛已经给那些白帽子们打过招呼,我捋起袖子,记忆回溯,寻找幼时久远的、带着槐花香味的便笺。

 

 

  「乖哦,月影ル,要一口吃完,不许咬断哦。」

 

 

 

  我端出去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说话。

  “哎,你不觉得今天这个生日会,正主没什么反应吗?”

  “每年不都一样?这种东西,完全没什么好反应的吧。尤其是这日子还挺特殊的。”

  “什么特殊啊?”

  “我听说的哦,……首席生日这天就是他当上首席的那天。”

  “噫怪不得,这样说来完全就是那位大人在自high而已。”

  “他当然有资本自high,熬出头了,坐在朝堂又不用亲自去送人头,哪像我们。”

  “哎那那么说首席还真是可怜呢。”

  “也没啥可怜的吧,他那么厉害,也不用像我们整天提心吊胆的。”

  “也是吼,……话说回来,以剥夺别人生命为食的刺客却要庆祝自己的诞生之时,不也挺讽刺的吗。”

 

 

  我立在那里。

  热气很快就要散掉了,但我拉不回我的思绪。其实,能够冲到前十,这种事情是司空见惯了的。刺客的世界有太多见不得光的秘密,每一个都是一出好戏。我只能暗暗庆幸首席此刻不在这里。

 

  然后我走过那个拐角,和靠在墙上的首席打了个照面。

 

  “……”

  “你嘅礼物要冻咗喇。”

  我反应过来,“哦对差点坨了。”首席还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好像刚才的对话他什么也没听见那样。“这个是……长寿面。”我嗫嚅着说。“细面象征福寿绵绵,……”

我说不下去了,索性祖佛此时出现给我解了围。他拿着一小包红色的东西。“啥啊?”我问。

  “蜡烛。”“……祖佛你痴线吧谁家往长寿面上插蜡烛的?”“喂喂,看清了再说诶?我那是类比。”祖佛倒出那几颗红色的东西。“像我们这种养生类刺客都插枸杞。”

  柒哥默默地看着那几颗枸杞,红色的果实点缀了一碗素面里唯一的颜色。

  我突然感到一阵心酸。满堂盛宴又如何呢?万人称颂又如何呢?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一个数着梅花的人,心里该有多么寂寞。

  我不愿他再想着杂事,于是提出要唱歌,然而我的话刚出口就后悔了。我想起方才那两个人的话。而首席依旧那样平静,他说:唔紧要,你唱嘅……小燕。

 

  我和祖佛对视了一眼。我深呼吸,开口,用嗓音拂去我心头挥之不去的难过。

 

   恭祝你福寿与天齐

   庆贺你生辰快乐

   年年都有今日

   岁岁都有今朝

   恭喜你

   恭喜你

   ……

 

 

 

在凛冬即将到来的十一月的尾声,阿柒夹起一缕长长的细面,不知道有没有咬断。


评论(3)
热度(34)
© 柯溪澎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