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给自己一个名字,再给自己一个江湖。

【福艾】初次推理与现场直播

秋山Lunarine:


人物属于神探夏洛克,脑洞属于@卡拉拉德梅斯【百度ID】,OOC属于我
时间线大概是……第四季后的某天。
全程艾琳无出镜,活在台词里



  对于贝克街221B来说,这是一个平静的早晨。没有案子,没有爆炸,没有主顾,墙上新漆的笑脸正熠熠闪光。John仍然不死心地想给他的博客写点什么,尽管Sherrinford发生的事情并不能公之于众。
  Rosie坐在他旁边的小椅子上研究拼图,那是来自侦探的礼物——一千余块碎片,书面保证图案不是什么血腥或者少儿不宜的内容。
  Sherlock抱膝窝在沙发里,敲着iPhone的键盘,十指如飞,似乎是在解决一件案子。他穿着深蓝色的睡袍,偶尔啜着清咖啡,显然对他而言这是个美好安逸的清晨。
  片刻,他打破沉默:“John,别再偷偷盯着我看了。不然Mrs Hudson会以为你又对我暗生情愫。”
  “……我只是在确认你结束工作没有。”John清了清嗓子,“那个,你是不是结婚了?”
  那头,指尖触碰屏幕的声音戛然而止。Sherlock抬起头,看着他的老友:“你说什么?”
  “别装傻,Sherlock。我问你是不是结婚了。”John紧紧盯着他,试图从那布满疑惑的面容上捕捉到蛛丝马迹。
  Sherlock顿了一下,挑起眉:“愿闻其详?”
  John叹了口气。“不要笑,不要反驳,不要打马虎眼。Rosie看得出来。如果我说对了,就告诉我真相。”
  在旁边研究拼图的Rosamund突然仰起脸,看了一眼父亲。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咧开嘴笑了。这个年幼的女孩子像她母亲一样,拥有看透Sherlock伪装的卓越能力。
  “行吧。”Sherlock点头。
  John试图模仿好友,细致入微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借此推理出他的心理活动。然而他失败了——窝在沙发里的姿势掩盖了侦探的一切动作。Sherlock只是如常啜饮清咖啡,神情疑惑,眼神淡漠。
  “七年了,Sherlock,而我直到几个月前才知道你的生日。”John从最远的地方开始铺线。
  Sherlock面无表情:“显而易见。”
  “而按照你该死的性格,你不会主动告诉别人你的生日——不管对方和你关系怎么样。”John继续说着,毫不在乎侦探语气里的嘲讽。
  Sherlock插话,“噢……所以我该道歉吗?我并不认为过生日有什么意义。”他的蓝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视手机屏幕。没有新信息,John判断。
  “别扯开话题——也许你该去跟你妹妹讨论这些哲学问题。”John讽刺地回答他,“除非别人像你一样去查出生证明,不然没有外人——我是说除了至亲之外的人,会知道你的生日。”
  Sherlock耸耸肩,“目前为止你说的都是表面问题。Lestrade不需要任何观察都能得出这些结论。”
  “所以一定有某种方式,让Irene Adler知道了你的生日。”经过漫长的铺垫,John终于进入主题。谢天谢地。某种程度上来说,John更害怕接下来Sherlock的回答——不,不是害怕。他只是觉得事实会尤其地不可思议。
  “她当然有能力黑进数据库之类的地方。”Sherlock很笃定地说,“她很擅长做坏事。”
  John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隐隐约约察觉到Sherlock话里有重要线索,但……究竟是什么呢?
  “拜托,John,快点结束你的推理。”Sherlock扬了扬手机。
  “Well…她不会冒险黑进数据库,否则Mycroft会发现。我是说,自从你救了她之后……她不会轻易行动。而且她也不会突然去做这种事。”Mary从角落里出现,给John竖了个大拇指。她微笑着走到Rosie身边。“所以只有结婚需要这些琐碎的证件和信息,对吧?就好像Mary直到结婚那一天才知道我的中间名,此后坚持以‘James’这个称呼取笑我*。”【*Hamish是James的苏格兰变体】
  Sherlock继续打字,“显然你比我清楚这一点。但这些都不能证明你的结论,John,这推理过程都是漏洞。我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能反驳你。”
  “还有,那天我们在Sherrinford。呃……”John一时语塞。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Sherlock砸碎的木棺,还有好友阴沉的脸色。John至今记得Sherlock伸过来的冰冷的手,他的脸庞隐藏在无助的阴影中。电视屏幕上黑白雪花飞舞,那里刚刚浮现过一个心碎的人。也许Sherlock并不愿意回想那一幕。那对Sherlock而言一定不是容易的事情……也许他不该说下去?
  “继续吧。”不同于John的犹豫,Sherlock倒显得很平静。“我很想知道你的大脑是怎么工作的。”
  “你为什么说那棺材不是为Irene Adler准备的?”John鼓起勇气。“我记得你说,因为木棺为一个未婚、不在乎死亡……之类的女人准备。”
  Sherlock点头表示确认。
  “为什么Irene Adler不符合这两条?”John问,“她结婚了?还有,她为什么会在乎死亡?”
  Sherlock盯着屏幕,回答:“她也许之前就结了婚。如果她不在乎死亡,就不可能在房间里放一把枪。”
  “我不认为她是在乎自身安全的人……不然她为什么做坏事呢?一定有什么别的。那把枪是为了保护她的底牌——照相手机。”John笃定地说,“所以我认为你们结婚了。我说的到底对不对?”
  Sherlock扬了扬眉,“好吧。漏洞环生,但是对,正确答案。”
  “所以你们连婚都结了?”John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满脸无所谓的侦探,“而你还告诉我你没给她发短信?你还说你们什么都没发生?”上帝,他真是个傻瓜……也许他们已经私下见过很多次面了,更别提什么海威科姆。
  Sherlock叹了口气,“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因为你总是这么一惊一乍。还有,你不是个好演员。”
  John无言地盯了他几秒,果断地转向电脑:“我有新素材了。”
  “别写这事,否则明天我就能上娱乐小报头条了。说不定过几天你和Rosie就得到Sherrinford看我——”Sherlock把咖啡杯一放,“我们是不是该去博物馆了?”
  John顿了一下,“你不是在忙案子吗?我跟Rosie两个人去也没关系。”
  “我没有在忙案子,John。”Sherlock披上大衣,把手机放进口袋。
  “你在跟她直播我的推理过程对吧?”John愣了几秒,之后气呼呼地问。
  Sherlock露出无辜的表情,“谁?”
  John的想象中,Mary在角落里扑哧一声笑了,“骗子。”
  “你在跟Irene Adler发短信。”John招手叫Rosie起来,为她穿好小外套。她乖乖穿上,又雀跃地揪住Sherlock的衣摆。
  Sherlock像个恶作剧的孩子被抓了现行,憋着笑,“是的。” 

评论
热度 ( 66 )
  1. 浠米露秋山 转载了此文字
  2. 甜七秋山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巨可爱爆可爱爆甜🙈🙈🙈

© 叶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