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给自己一个名字,再给自己一个江湖。

献身(一)【嫌疑人X的献身】同人(中版)【石婧】

 中版嫌疑人X的献身之同人,CP bg,剧情大改,人物无论是设定还是性格在某种意义上说都OOC得严重,慎入慎入

 

 献身(一)

  早上五点半,在熹微的晨光里,陈婧睁开了她的眼睛。

  她无声地起床,穿衣,走向厨房,炉灶声响起。大约六点十分的时候,陈晓欣会睡眼朦胧地从房间中走出来,然后去洗漱。

  饭桌上,陈婧会一边叮嘱女儿早餐多吃一点,要吃饱,这样上午才不会饿,一边把准备好的牛奶倒入杯子里。她抬起头,询问女儿的学习情况,答案总是让人放心的。晓欣的学习从不需要担心,这一点已经足够让她欣慰。

  时间走到了六点半。晓欣会惊叫一声然后三口两口吃掉盘子里剩下的鸡蛋和面包片,站起身来背上书包。一边应付着母亲“下次早点起”的嗔怪一边走向门口,然后顿住,折返回来提起饭盒袋。

  “丢三落四的。”陈婧看着女儿的背影。

  然后,她也该出门了。

  

  石泓是在陈婧母女的对话中醒来的。

  这并不说明对方的音量过大,相反,自从搬到这里来,隔壁的这对母女一直都小心翼翼,生怕吵到左邻右舍。

  他只是觉浅。

  石泓从床上坐起来,听着隔壁母女俩的对话。筒子楼的隔音效果不好,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听到隔壁迷迷蒙蒙的说话声。不仅如此,石泓的窗子还打开了。

  窗子面对走廊,隔壁的说话声更清楚。

  “妈,我出门了!”晓欣跨出门外,“要迟到了!”

  “怕迟到就早点起啊,”母亲有些埋怨的声音传来,“六点闹钟就响了自己磨蹭,怪谁?早起十分钟不比啥都强?”

  “知道啦!”

  石泓坐在那里,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

  他一直把这作为他的闹铃。

 

  七点,石泓出门了。

  他本应去左边,但他拐向了右边。

  他来到了一家名叫“欣欣小吃店”的餐厅。餐厅里很整洁,人不多。他慢慢地走到柜台前。“招牌套餐。”他说。

  站在柜台里的陈婧自然而然地露出微笑,虽然对面的男人并没抬头。

  “好的,招牌套餐一份!”

  石泓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迅速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能看到背影。却又在她转过来记账的时候收回目光,重新盯着地下。

  陈婧用牛皮纸袋装好饭盒里的招牌套餐,双手递给石泓。“招牌套餐好了。”

  石泓略略颔首,一手接过纸袋,一手递上早已准备正好的钱。他转身,离开了小吃店,准备从另一条路走,尽管那需要绕更大的圈。

  在他身后,陈婧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探出身子。“还看哪?人都走了。”旁边的小代打趣道。

  “啊?…啊,不是,别瞎说。”陈婧推了一下小代的肩膀,继续记账。“我还啥都没说呢!”小代抗议。随即又嘿嘿一笑,凑到陈婧身边:“不过镜子,你说也有意思哈,这都半年了,人家天天早上都来,也不管刮风下雨,跟打卡似的。我都眼熟了,你就没点想法?”

  “我有啥想法啊……”陈婧伏在柜台上,手中笔不停。“我的想法现在只有照顾好晓欣而已,以外的,我都没工夫去想了。”“晓欣不用你操心!是不是?”小代凑得更近了些,“学习成绩那么好,还会乐器,给你争面呢!”

  陈婧羞赧地笑了,只有提到女儿,她才会发自内心地笑出来。自从有了女儿之后,女儿就是她的命。小代提到的那位熟客,陈婧是认识的。他似乎是住在隔壁的人,刚搬来没两天的时候,女儿的学校布置了一道向邻居募捐废弃书籍的社会实践活动,看似是为了让学生们培养与周围人交流的能力,实则是为了充盈学校的图书馆。那次实践活动,自己就是陪着女儿拜访了隔壁的那位客人。

  他似乎是从事有关数学的工作。这是陈婧从募捐到的那本写满了公式的书和每周门口堆积的一捆又一捆演算草稿纸猜测出的。虽然自己的学历从那件事发生后就终止了,但是九年义务制教育还是让她认出了属于数学的公式。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几乎天天早上都会光临小吃店,点一份招牌套餐打包带走。每天如此,一成不变,仿佛成为了一种习惯。

  小代暗示陈婧,他对陈婧“有意思”。对此,陈婧没有过多的想法。她现在所想的,只有照顾好晓欣,过平静的日子。每天靠自己的努力获得收入,以支撑自己和女儿来之不易的安稳生活。对于那位客人,兼邻居,陈婧只是偶尔会好奇。但她还是希望是小代子想得太多,一旦他真的对自己有所表示,那么……自己恐怕会果断拒绝。

  只要晓欣就好。只要照顾好晓欣,就最好了。除此以外,她不敢再多奢求什么。

 

  因为自己……只剩下这么一件能做的事了。

 

 

 

 

  但是,有人却希望她做得更多。


评论 ( 8 )
热度 ( 6 )

© 叶讷 | Powered by LOFTER